箖叶Lindë

这里叶叶 一只懒癌写手

【守望先锋】许愿池·下(守望学院)

*源藏 双飞组 r76 寡猎 微偶像组

*守望学院设定 傻白甜

*ooc属于我

*听说守望学院要修许愿池,大家都纷纷表示自己要许个愿望。


调整了一下顺序,把双飞组挪到下篇了orz

最后的歌是troye sivan的BLUE 真的很好听 安利给大家⁄(⁄ ⁄•⁄ω⁄•⁄ ⁄)⁄

会写番外 关于瓜克雷的小柯基和r76篇⁄(⁄ ⁄•⁄ω⁄•⁄ ⁄)⁄


安吉拉正走着,远远看见了迎面跑来的法芮尔。法芮尔真可爱,她心想。“安吉拉,我觉得法芮尔喜欢你。”旁边的中国女孩一边吃着冰棒,一边说道。

“不是吧……像法芮尔这样的人,应该对谁都很热情的。”安吉拉拽了拽衣服,摇了摇头。

“不对不对!中国有句老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依我看,法芮尔看你的眼神,恨不得要把你烧穿!”中国女孩吃完了最后一口冰棒,淡定地说。

“是吗……?”安吉拉低下头,那就太好了,她在心里说。

“安吉拉,早上好!要和我一起去许愿池那里看看吗?”法芮尔扭扭捏捏道,有些不好意思的理了理耳边的头发。安吉拉今天穿的真漂亮,她想。

“早上好~你是说许愿池吗,好啊,一起去吧!”安吉拉的心里有些小激动。

听到这句话的法芮尔精神一震,大脑立即当机了。她不由分说地拉了安吉拉的手向那边奔去。而中国女孩挑了挑眉毛,一副你懂得的样子。她还比了个爱心,给安吉拉加油打气。

法芮尔的手心微微发热,安吉拉揪着她的手指,仿佛这样就能揪住她的那颗扑通直跳的心一样。法芮尔有些用力地抓着安吉拉,生怕她会突然消失一样。毕竟,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呀,又怎么会允许你轻易离开我?

“呼——到了。”法芮尔突然停下来,气喘吁吁地指着面前的小池塘,脸红的滴血。见身后安吉拉不做声,她莫名地开始紧张起来。她绞着双手,咬着嘴唇回过头,发现安吉拉正用那双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

呼吸似在那一刹那停滞。

安吉拉深棕色的双眸含笑,她深深地望进去,在这一片深邃中,她望见了自己的倒影。

她伸出自己的右手,“安吉拉,我们走。”

安吉拉的手搭上了自己的,指间溢满了那熟悉的温度。

“安吉拉,我许一个愿好不好?”她调皮地眨眨眼。

“好。”她听见她这么说。

法芮尔轻轻放了一枚硬币在方桌上,然后虔诚地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宛如一名虔敬的信徒在上至高无上的神灵祷告。因为安吉拉呀,你就是来自天际的神灵,散发着无比的光芒,化身为一位天使降临于我的身旁,伴我左右。从此,我的生命多了一抹最明亮的光彩,这光彩名为安吉拉 齐格勒,我的守护天使。

法芮尔睁开双眼,对上了安吉拉的目光。

“你许了一个什么愿望?”安吉拉笑盈盈地问道。

“我许的愿望呀,就是希望我能够得到我的守护天使。”法芮尔笑着牵起了安吉拉的手,再次深情地望进天使的眼睛,“安吉拉,我喜欢你。”

金发天使笑着抱紧了她最忠诚的保护者,在她的耳边呢喃道:“我也喜欢你呀,法芮尔。”

法芮尔温柔地拉过安吉拉,虔诚地在天使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


这会儿,就连一向不热衷于的活动的半藏也再也无法装作冷淡了。弟弟前两天向自己说过这件事,而半藏知道,只要是源氏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实施。正当半藏纳闷呢,一个欢脱的身影就跃入了眼帘。

“哥哥哥哥,走,我带去许愿池!!”源氏围着半藏跳上跳下的,有个shift了不起啊?半藏翻了个白眼。

“好好好,跟你走就是了。都多大人了,还要做这些小孩子气的事情。”

“哥哥口是心非哦,你看哥哥,你都笑了。”源氏舔了舔嘴唇,抱起哥哥就shift往前冲,一下子就到了池塘边。

“哥哥你猜猜,我会许什么样的愿望呢?”放下哥哥,源氏趴在半藏的肩上,闷声闷气地说。

“哼哼……小崽子,我还不了解你吗?一个限量版的洋葱小鱿?或者是免去一周的训练?再或者……”半藏抱起胳膊,开始认真地数了起来。

“……哥,我是那样的人吗?”源氏委屈地瘪了瘪嘴,“你等着,我把愿望许完了再告诉你。”

说完,源氏就转过身,盘腿坐下,微瞌上眼睛,像位日本教徒一样并起了双手,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神龙啊,我的愿望就是哥哥,我从小就在哥哥身边长大,我每天都要向他说上无数遍的“我喜欢你”,但是哥哥不知道,我的喜欢远不满足于兄弟情谊。我想让哥哥陪伴在我的身边一辈子,和我将用此一生,去好好的爱他。

半藏盯着源氏的背影,那个从小看到大的背影。源氏总是给半藏带来惊喜。曾经的源氏小小的、软软的,天天追着自己跑,用撒娇的口语喊着哥哥。大院子的樱花树下,小小的源氏总会蹭着自己的脖子说他喜欢他,说他要一辈子呆在他的身边。“源氏最喜欢哥哥了”,半藏记得,这是他听过源氏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而现在呢,源氏已经长大了,已经不再是个缠着自己到处乱跑的少年了,也许……他也是该有真正喜欢的人了。而那个人,又怎么会是自己呢?偶有想到前天源氏说的最喜欢哥哥的话语,现在听听,一定也是和平常一样无心的玩笑吧。半藏这样想着,竟觉得有些失落。

“哥哥在想什么呢?”看着发呆的、有些落寞的半藏,源氏轻轻摇了摇他的肩,柔声说道。

“没什么……”半藏把头扭到一边去,避开了源氏的眼睛。同时,他也忽略了弟弟眼中毫不掩饰的火焰,那样炽热。

“哥哥知道我许的是什么愿望吗?”源氏双手捧起半藏的脸,直视着哥哥的眼睛。见半藏不语,他轻轻地笑了,“我许的愿望是,希望哥哥能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

半藏怔了一下,等他再回过神的时候,一个火热的温度贴上了他的唇。一开始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啄吻,而当源氏用那灵巧的舌头撬开他的贝齿时,半藏不由自主地环上了源氏的脖颈。唔……弟弟的舌头野兽般扫过自己的口腔,侵入了每一寸他日思夜想的圣地。

“呼……那么哥哥,你愿意帮我完成这个愿望吗?”源氏恋恋不舍地放开了面色潮红的半藏,看着神色有些迷离的哥哥,源氏勾起唇角,笑道。

嗯——?半藏还止不住地喘息着,在他终于反应过来源氏的一番话时,他才发现他正紧紧地攥着弟弟的手。而这罪魁祸首此时正甜甜地笑着,将自己的兄长顺势拉进怀里,任凭半藏怎样挣扎,都将他在怀里箍得紧紧的。

源氏,我也喜欢你,如同你喜欢我那样喜欢你。源氏发誓他听见了,兄长埋在自己胸前低声的喃喃自语。


莉娜觉得,最惨的就是自己。在第一次与她的大美人见面后,之后也就只是碰了几次面。这么多天下来,她唯一了解到的就是她叫艾米莉。自己屁颠屁颠地跑来跑去,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她讨厌了。

“哟,这不是莉娜小朋友吗。”一个高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艾米莉看着许愿池旁呆呆地蹲着的小迷妹,淡淡的笑了笑。

“??”莉娜猛一回头,刚刚还发愁着怎么带过来的人,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莉娜是要来许愿吗,嗯?”

“啊,是是,是的!艾米莉要和我一起吗?”嘴比脑子快,莉娜说完话就后悔了。艾米莉应该不会同意的吧……

“好啊。”

诶诶?她是不是同意了?莉娜简直不敢相信。她飞快地投下一枚硬币,双手合十,许下了一个愿望。然后,她转身飞快地奔向艾米莉,眨着星星眼开心地说道:“艾米莉艾米莉,我的愿望就是你哦!我……我喜欢艾米莉!!”

艾米莉看着平时活泼的小女孩现在害羞地低下了头,小手不安分的扯着自己的衣服,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小傻子,小心把你的衣服扯坏了哦。”她按住莉娜的手,浅浅的笑着。

莉娜的脸一瞬间变得通红。“那……艾米莉也喜欢我吗?”

“哼,那就算是吧,小傻子。”艾米莉抱住了比自己矮大半个头的女孩,忽然觉得,有这个吵吵闹闹的小家伙在,也很是幸福啊。


最欢脱的一组,应该就数哈娜、麦克雷和卢西奥了。作为两个班为数不多的单身狗,他们表示被恩爱狗们的恋爱的酸臭味恶心到了。哈娜的任务是教麦克雷和卢西奥画画,顺便做个吃瓜群众。

“哎呦喂麦克雷,你到底会不会画画啊?你看你画的,这是狗吗?还有你卢西奥,吉他是这么画的吗?你的弦去哪了?”哈娜太太一皱眉,重重地叹了口气,“看看我给你们画的示范,重画!”

这就是平时画同人画的作用!看看,关键时刻,还是我哈娜画手救了你们!

最终,在亲爱的哈娜的帮助下,两位画残终于勉勉强强完成了自己的画作。在两张惨不忍睹的纸上,大家还能勉强认出来,一个是狗,一个是吉他。

两位浑浑噩噩的拿着画纸被哈娜拎到了池边。而哈娜这时也拿出了她的终极画作——高福利r76同人图!!

哇!夭寿了!简直没眼看!!麦克雷和卢西奥看着这副旷世巨作,不由向哈娜太太膜拜。这才真正的同人图,这才是真正的艺术!!

他俩觉得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以后还怎么直莫里森老师和莱耶斯老师!!

三个人一字排开,也许下了愿望。之后,哈娜问卢西奥为什么要吉他,他有些害羞地说,因为他想演奏给他心爱的小白兔听。哈娜又问他的小白兔是谁?巴西男孩更加窘迫地说,他的小白兔就是哈娜,他要演奏给哈娜。

于是,麦克雷觉得自己又不好了。看来自己只能守着自己的柯基过一辈子了。他再次闪了一脸恋爱的光辉。

而大神哈娜再次预感到一定还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抬头,竟撞见了自己的爹地莫里森和怪叔叔莱耶斯。她赶紧拉着两个小伙伴躲到了大石头旁,开始偷窥起来。不是说这是小孩子的玩意吗,莱耶斯大叔,看你那兴冲冲的祥子,肯定是你把莫里森爸爸拉过来的。哈娜翻了一个白眼。

远处的莱耶斯显得有些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像他平常嚣张的样子。而身旁的莫里森则是一脸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的样子,不过那招牌的莫式微笑还是一如既往。

“怎么了……加比?”隐隐约约,哈娜听到莫里森这么说。还“加比”呢,真是腻歪。不过我就说他俩有一腿吧!她得意地朝两位小伙伴使了个眼色。

莱耶斯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先是四下看了看,似乎是在确定有没有自己的学生。然后他许下了个什么愿望,身后的莫里森笑了起来。哈娜觉得他几乎没见过莫里森这么笑过,也许这就是恋爱吧。

尔后,莱耶斯又对莫里森说了些什么,他们一起笑了,莱耶斯微微前倾,吻上了莫里森。

“我爱你……杰克……”

“我也是……”

哈娜竖起耳朵,她现在终于确定了,从今以后,莱耶斯也是她的爸爸了。



阳光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池边的草地上,情投意合的情侣三三两两地坐着。法芮尔和安吉拉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法芮尔看着阳光下的安吉拉,金棕色的瞳孔中满是爱意,那一刻,她觉得便是永远。源氏和半藏并肩躺在草地上,源氏拿着狗尾草轻轻地挠着哥哥脸,半藏宠溺地摸了摸弟弟的头。莉娜轻轻地靠在艾米莉的身上,沉浸在不可思议的喜悦中。莫里森和莱耶斯坐在长椅上,聊起了今后的生活,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紧紧交缠在一起。石头后,三个小伙伴打着趣儿,无忧无虑的遐想着不远的明天。



I want you

满怀想念的我


I’ll colour me blue

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Anything it takes to make you stay

只要你留下 我愿做任何事


Only seeing myself

每当我望进你的眼睛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自己的倒影



end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