箖叶Lindë

这里叶叶 一只懒癌写手

【源藏】In a Heartbeat

*灵感来自动画短片《In a Heartbeat》

*小甜饼 情窦初开的哥哥和弟弟

*源氏发现越来越难以隐藏对哥哥的感情了

 

 

01

源氏一直喜欢着哥哥半藏,各种意义上的喜欢。从他们还是年纪轻轻的少年时,源氏就对哥哥有了超出正常兄弟应有的情感。

但源氏知道,与哥哥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他不敢想象,在知道了他内心想法后,哥哥是否会不再认这个有悖道德的弟弟。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把这份特殊而弥足珍贵的感情埋藏在了心底,而这时间一晃就是数不清的春秋。

 

从小半藏就习惯于放纵弟弟源氏的各种行为。小时候的源氏喜欢趴在自己的胸口,奶声奶气的叫着自己“哥哥”。越长越大的源氏丝毫不懂得收敛,依然喜欢习惯性的趴在自己的肩头,拉过自己的双手,或是从后面揽住自己的腰肢。

半藏知道这是不对的,面对心里的负罪感,却从来无法拒绝。对于这超出正常的亲密行为,他安慰自己,只是源氏还小。但是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却依然选择装聋作哑。

 

0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源氏发现,对哥哥的感情是愈来愈难以隐藏了。直到一天早晨,在自己的心口窝,他发现了一只小小的心。

见到自己的主人醒了,它开心的站起来,抖抖身子,飞一般的钻出了门外。

“嘿!小家伙!你要去哪里?”源氏慌忙起身,追逐着远去的那颗心。

小家伙叽叽叫了两声,飞向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这……不是哥哥的卧室吗?源氏心里咯噔一下,突然发觉脚下格外的沉重。

吱呀——

门开了。小家伙见到屋子里的人兴奋极了,扑到他身上,亲昵的蹭了蹭。

“源氏,这是什么?”半藏轻轻皱了皱眉头,指着身上的小家伙。

“哥哥,不要管它!它——”源氏一时语凝,只好抿着嘴拉扯着赖在半藏不愿走的牛皮糖。

好不容易拽走了小家伙,源氏抱住它仓皇转身就狼狈而逃,留下半藏一个人不解的在卧室里。

源氏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哥哥的嘴角绽开了一抹小小的笑容。

 

03

差点透露自己心思的源氏,从那个意外开始,就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谁喊都不开门。

捏着手里的小小心,源氏苦了脸。

 

半藏十分担心自己的弟弟。什么样的源氏他都见过,无论源氏闹什么别扭,只要身为兄长的他出马,没有什么源氏是哄不好的。

看来这一次,源氏是真的遇到了问题。

叩叩叩——半藏敲着被源氏反锁上的门。

没有人来开门。

半藏侧着耳朵倾听从里面传来的动静,似乎有轻微的争执声。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源氏,我把午饭放在门口了,你不要忘记来拿哦。”

半藏悄悄躲在柱子后面,看见几分钟后,一个人影出来飞快的拿了食物又缩了回去。那是失魂落魄的源氏。

半藏再次走到源氏的门前,举起手欲敲门,骨节分明的手在半空中悬了一会儿,不自知的颤了一下,又放下了。

 

04

那一天过得格外漫长。源氏终是拗不过那执拗的小家伙,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放走了那颗心,随它去了。

 毕竟,那可是他自己的心啊。谁又能争得过自己最真实的内心呢?

一开始,俩人并不习惯它的出现,相处时总是无比尴尬。后来,也终归慢慢的习惯了它的存在,源氏一如既往的管束着不听话的小东西,半藏则像他忽视源氏对自己过分亲密的举动一样忽略它明目张胆的爱意。

两人默契的对它闭口不提,即使半藏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有点喜欢着这家伙的。

一切又归于平常。

 

05

自己和哥哥维持这样的关系就挺好,就这么过下去也好,那烦人的小玩意又不会张口说话,自己只要不说就好啊。源氏躺在草地上叼着狗尾草想着,要是日子就定格在这样美好的时光里就好了。

他天真的以为日子就会这么下去,殊不知,故事怎会这样轻易结束?

 

06

他们不知为了一件什么小事吵了起来。也许从那之前,两人的关系就有了裂痕,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难以挽回的地步,

两人之间剑拔弩张,互相指责着对方,彼此戳着对方的痛楚互相伤害,恶语相加,只为争论出个正反对错。

可谁又知道,在这声嘶力竭的背后,两人的心都在滴血。他们手里握着两把无形的长刀,每一句伤害的话语出口,自己的心就被狠狠地蹂躏得更碎。

年轻的兄长沙哑的声音微不可闻的颤抖着,面目狰狞地说着最违心的话。

 

你成不了大器,永远都是。你再也不要叫我哥哥了,我也不再是了。

 

半藏——他说什么?

看着近在咫尺的半藏,却是那样陌生。所有的感情突然消失无踪,空气中只剩下一片死寂。他心如死灰。

好。好,我走。

他听见自己不带感情的这样说。自己一直以来最怕的梦魇,就这么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哈,我们不再是兄弟了。

他面无表情地起身,艰难的迈出了步子。他感受到身后的一个力度,没有理会,只是机械地向前走着。

源氏!

半藏突然在身后着急地大喊,源氏像聋了似的充耳不闻,直到他听到一声轻微的破裂声。堪堪转身,接住了半颗破碎的心。

他愣住了。手中的半颗心已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失去了另一半的它,已经不再是一个生命。一滴泪珠从心脏的断裂处滑下,流到源氏的掌心。

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昏暗的灯光下滚动着,最终滑落地面,转瞬即逝,在源氏的手掌上留下了一道歪歪扭扭的水痕。

原来是它啊……

他闭上眼睛狠狠心,沉默的转身继续离开,紧握心脏的手难以自持的颤抖着。

 

07

关上房门的一瞬间,源氏无力地瘫坐在地板,背靠着门板流下了眼泪。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将自己蜷缩在一起,低低的啜泣着。不行,我要走,离开这里。

他脱力地撑起身子,开始一件件的收拾自己的行李。

再见了,半藏。

 

08

半藏呆呆地看着手中陪伴自己已久的小家伙,十分后悔自己当初说出的话。他还是个孩子啊,半藏,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他听见有一个声音说,半藏,你就是个懦夫。对于源氏隐晦的感情,你从来只会逃避而不是面对。你将他逼走又能怎样?你为什么要逼他说出自己心里明明知道的话语?你是一个恶魔,半藏。你是一个恶魔。

他的心在滴血,他按着自己的胸膛,感受着心脏富有节奏的跳动,突然感到一丝慌乱。

源氏他,不会真的要走了吧?

他踉跄的跑着,心里从未有过这样不知所措。他害怕失去他。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离不开他,正如源氏也离不开自己。

自己真是蠢,蠢到到现在才明白,他喜欢他,他爱他。

 

09

半藏气喘吁吁地跑到源氏的门前,急匆匆的要抬手敲门,却在碰到木质门板的一瞬间失去了勇气。

就像曾经那样。

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再次混蛋地放过挽留你的机会。

叩叩叩——

“源氏,你在吗?源氏?”未等源氏拒绝,半藏抢先开口问道。

没有人来开门。

半藏深吸一口气,轻轻推开了门。

眼前的源氏站在门口,身边是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屋子里的东西已经寥寥无几。

“源氏,你,是要走了吗?”半藏颤抖的问道,已经太迟了吗?

源氏有些颓唐的身影定定的站在那,半晌没有说一句话。

“是的,半藏。如我所说,如你所愿。”冷漠的语气听不出一丝波澜,喑哑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令人窒息。

“等一下——”半藏拦住了源氏,他上前一步,关上了身后的门。

“怎么,半藏还有临别赠言吗?”

不知怎的,这声颤抖的“半藏”显得格外刺耳。

半藏一言不发,默默地从身后拿出了那半颗心,拉过源氏的手,与源氏手上的那一半拼在一起。眨眼间,小小心又恢复了鲜艳的血色,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又回来了。

源氏抬起头,看向半藏眼眸。

“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的,弟弟。”半藏猛然抱住还没回过神儿来的源氏,就像源氏千千万万遍做的那样。

源氏,对不起。现在才对你说我也爱你实在是太晚了。但是,我爱你。

 

10

源氏怔了几秒,随即回抱住了这个温暖结实的身体。他笑了,他的手向下与兄长的手十指相扣,将他拉向了床边。

“没关系哥哥,我也应该向你说声对不起。”源氏伸手关掉了灯,黑暗中,他顿了一下,柔声道,“我爱你,哥哥。”

“我也爱你,源氏。”

 

月色从窗边洒落,两具肉体轻柔的纠缠着,诉说着爱的絮语。他们相濡以沫,在彼此的身体上刻下最真挚的痕迹。在没有什么能够惊动这样的美好了,一切的幸福都过头的像个梦。只是呀,梦醒时分,一切都依然如初时那样美好。

温柔的夜里,两颗心奋力跳动着,仿佛在诉说着永恒。月色中,它们静悄悄地融为了一体,从此不再分离。

 

 

 

END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