箖叶Lindë

这里叶叶 一只懒癌写手

【源藏】灵雀与狼

*童话风 雀源x狼藏

*又名“你,似曾相识”

*小小的源氏有一本童话书,他相信里面的故事是真的。

 

 

00

很久很久以前,山脚下有一座森林。那座森林不见天日,深绿色的树木郁郁葱葱,连最勇敢的猎手都不曾深入。森林里住着许多小动物,他们过着和谐美好的生活,他们的守护神是孤狼一族。狼是这片山林的守护神,就是在他们的保护下,才使得没有人能够打破大森林的宁静。

据说这森林里的少数一些动物具有人形,他们都身怀绝技,狼族的首领世代亦是如此。偶时,那些动物们会化作人形来到村庄,但从没人真正认出来过他们。久而久之,这座山林就成了一个谜。

 

01

小小的源氏拿着手中的童话书,又将那几乎到能倒背如流的故事回味了一遍。他穿过拥挤的人群,灵巧地在刚下过雨泥泞的小路上小跑着,踩过几个小水坑,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糖果店门口。

“哈,是源氏来了啊。”糖果店的独眼老板娘听见着匆匆忙忙的脚步声,连头也不用抬,就知道是谁来了,“捣蛋鬼,看看你的裤脚,又甩上了一裤腿的泥。”

“安娜婆婆早!”源氏咧开嘴笑了笑,满不在乎的挠了挠头。

“让我想想……还是小鸟糖果?或者是大白狼棉花糖?”安娜笑着摸了摸源氏的头,眼睛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他怀中抱着的童话书。

“是的!请来一罐小鸟糖果和一支棉花糖。”发觉慈祥的老板娘盯着自己手里的书,源氏兴奋了起来,“安娜婆婆也知道这个故事吗?”

“这个吗,当然是知道的。森林里的动物们和他们的守护神。”她顿了一下,手中的活儿却没停,拉开玻璃柜最下层左边第二个隔间,“你相信书里的故事吗?”

“我当然相信!不过,大人们都说这是童话,是假的……你说呢?这一定是真的,对不对?”

“如果你相信,那么它就是真的,源氏。”她定定的看着眼前对故事深信不疑的男孩儿,眨了眨眼睛,继而眼中闪过了一道淡金色的光辉。

 

02

从那以后,那一抹神秘的金色便时常潜入源氏的梦境。他梦见那不见天日的森林,每每刚刚踏入半步,就会迷失了方向,这时总会有一抹金光指引着它,通往某个终点。他隐隐看见,那是一座高耸的石崖。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时打定主意来寻找这个存在于童话之中的森林了。源氏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个灵魂,催促着自己独自踏上这趟旅途。

 

源氏背着不大的旅行包,怀里揣着儿时的童话书,就这么出发了。年轻的他已有了些少年的模样,清秀的脸庞上还隐隐残留着明朗的稚气。

这个故事果然是真的!来到不远的山脚下,他咬咬牙,踏进了这片神秘的森林。再次回首,他仿佛已置身于深处,小镇的痕迹消失无踪。这是片美丽幽静的森林。就像书中所说的那样,这里绿草如茵,野花遍地,脚下的涓涓细流汩汩流淌着,不时传来一两声清脆的鸟鸣声。源氏疑惑于自己是身处白天还是黑夜,阴柔的光芒笼罩这森林,而四周则是如夜晚般静谧。

他不由自主的迈开步伐,发现周围的景观和自己梦境中的模样差不多,只是更加清晰明朗。金色的光辉在脑海里闪动着,他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走着,随道不明哪条是正确的道路,却坚信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从森林深处吹来的微风阵阵,使他倍感亲切。少年走累了,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他不解的翻开童话书,为什么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03

第一次真正离开家的源氏靠在石头上,眯着眼睛想着自己牢笼般的家庭,从未觉得如此自由。他与自己的家族一直格格不入,就仿佛自己不属于那里。

那自己到底属于哪里呢?

 

再次醒来,已经是一片明亮了。白色的柔光洒在大地上,似乎……是到了白天?扭头一看,身边是一只小白兔。奶白色的绒毛,毛茸茸的耳朵,宝石红的眼睛,较大的体型……

“哈娜?”源氏脱口而出。

“你好,我是宋哈娜,你是——?”白兔歪了歪头,饶有兴趣地看着男孩儿,似乎很好奇他是怎样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叫……叫我源氏!”源氏惊喜的与白兔握了握手,看来自己的运气不错。

“你是刚来到这里的吧?之前没见过你呢。你是怎么过来的?你该不会是个人类吧……”白兔低下头思索了一下,最终摆了摆手,“你跟我来吧!”

源氏张了张嘴,还是选择乖乖的跟着哈娜走。这大概是白天吧?看着周围的景色,和昨天很是不一样。白天的森林又多了一丝生机,更加的明快了,似乎许多沉睡的生命醒了过来。

“喏,你昨天傍晚就睡着了。我一直在旁边看着你呢,现在是白天了。”白兔似乎明白源氏心中的疑惑,抢先说了出来。

 

04

眼前是一只高大威猛的雪豹,一身洁白的皮毛熠熠生辉,毛发下隐约可见的健美的肌肉。身后站着一只同样雄伟健壮的黑豹,漆黑的豹毛紧实发亮,呈现出一种流线美。

“爸爸们,我在外面看到了一个人类!”白兔轻快的开口道,回到家就换成了人型,源氏也立即意识到这就是书中所说的强大的黑白双豹——杰克莫里森和加布里尔莱耶斯。

“莫里森先生,莱耶斯先生好。”少年虽在书中听说过两人的模样,但是还是被两人吓了一跳。

“你是源氏对吗?快请坐下吧!”白色的豹子立刻换作人形,黑豹见状也有些不情愿的变成了人的模样。

白色头发的男人为自己和少年倒了一杯水,有力的尾巴在身后扫着,“源氏,你是人类的孩子吧……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我……我想找一匹狼,他的名字叫做半藏。”源氏犹豫了一下,拿出了那本童话书。

“半藏么,那匹白狼。”莫里森若有所思的抿起了嘴,没有再多问少年的来由,“我们都认识他,如果你要找他的话,那就让哈娜来为你领路吧。”

源氏将杯中沁凉甘甜的泉水一饮而尽,道了别便笑着离开了。我要去追逐自己的梦了,再见喽。

于是就这样,源氏再次踏上了他的旅程。

 

05

一路上,源氏结识了许多伙伴,再次惊叹这奇妙的世界。热心花豹麦克雷的首先加入了他们,然后是苍鹰法芮尔和与她形影不离的白孔雀安吉拉,紧接着是不安分的小猎豹莉娜,最后是大猩猩温斯顿。行路中,源氏还看到了蜘蛛艾米莉,狮子莱因哈特,来去无踪的狐狸黑影,可爱的熊猫美和她的棕熊伙伴查莉娅,小老鼠詹姆森与大豪猪马可,还有正在打碟的小青蛙卢西奥。

源氏和他们闲聊着,这里真好,他想。心里的灵魂得到了释放,他感觉另一个自己即将喷涌而出。

“嘿,源氏,话说……你为什么要找半藏?”花豹颇有不解的问道。

“大概,只是因为我想见见他吧,久仰大名啊。”源氏这么说着,心里竟不由得描摹出了半藏的模样,甚至是人形的他。难道……我见过他吗?源氏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只觉得这个名字如此熟悉,好像从他一出生,自己就和这个名字绑在了一起,命运注定会让他们相遇。

 

时间悄悄地流逝,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他们踏上了一片深绿色的草地。眼前是一片更加幽深的密林,里面似乎深不可测。柔白色的深处发着光,宛如明月坠落天际,眷顾了这狼神的住处。

 

06

年轻的半藏在洞穴里踱着步,心里思索着睿智的白头鹰的话,陷入了沉思。

 

“半藏,那个青年要来找你了。”白头鹰风尘仆仆的赶到白狼的住处,拍了拍翅膀立在了枝头。

“是源氏吗?安娜,可是你怎么知道——”白狼不确定地皱了皱眉头,刚欲开口便被打断。

“我说了半藏,我是只白头鹰,而白头鹰绝不会看错。”白头鹰深邃的双眸中有一抹金色掠过,“那个孩子啊,年纪和你差不多大,也许比你小一点。许多年前,大概是你父亲在位的时候,我就应该告诉你的。你知道的,我以人类的身份在村子里住了多年,源氏相信森林的故事。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他的本体。”

“源氏的本体?他为什么要来找我?”

“是的,他和我们一样,本不是人类。他是一只灵雀,半藏,一只强大的灵雀,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灵雀也是天神的宠儿,因此他的灵魂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同狼族一样。只是啊,他们是拥有翅羽的鸟儿呀,天空才是他们永恒的钟情之处。你会想起他的,你会记得他的,就像他熟悉你一样。”

“那源氏他,怎么会流落人间?”我会认识他吗?半藏心中一动,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脑海里浮现,

“要说这个的话……”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半藏的思绪,面前站着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少年的面孔清澈,明亮的眼睛似倒影着太阳光的颜色,身形却与自己不相上下,那肌理之下的血液中藏匿着独有的桀骜与不羁。

就像一只永远无法被牢笼所束缚的灵雀。

 

07

告别了伙伴,源氏踏入了这片岑寂的林子。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一片开阔的林地。源氏看到了一座高耸的石崖,石崖后面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威风凛凛的白狼矗立在峭崖之巅,光滑的皮毛在皎洁的月光下焕发出银白色的光辉,那具有威慑力的双眸直逼自己的眼睛。

“半藏先生……”源氏被下了魔咒般不能动弹,看着孤傲的白狼,身体灵魂的另一部分开始在身体里苏醒。

“你是源氏吧?半藏,叫我半藏就好。”月下的白狼摇身一变,眼前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清秀的脸颊上有着棱角分明的五官,衣物下能看出那常年在森林里奔走而形成的硕壮的肌肉,腰肢和脚踝却是精瘦的。整体给人一种清冷而不失温和的感觉。

完了,源氏想,自己兴许是喜欢上这狼族的年轻领袖了,他用自己的左手掐着右手,克制住上前拥抱住他的冲动。

“是……是的。不过,半藏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源氏抬头,望着在月色中至高无上的白狼。

半藏轻身跃下石崖,源氏仿佛看到一匹白狼纵身而下,修长的四肢在空中恣意伸展,身体形成完美的曲线,肌肉积蓄已久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继而一声不响的落在地面,犹如狼神跃入人间。

半藏向源氏伸出手,在源氏碰到半藏修长指尖的一瞬间,他几乎忘记了呼吸,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胸膛里膨胀开来,继而承受不住的爆炸,自己的灵魂仿佛冲出了意识的边缘,周遭的景色变得飘渺,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改变……

 

一只灵雀腾空而起。

 

源氏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瞬间,他明白了一切。自己就是他们的一员!灵雀的灵魂在源氏的心中真正的苏醒。雀鸟灵巧的在少年头顶盘旋着,金色的羽翼在一片银白色中格外的耀眼,阳光的温暖浸入了包围着自己的空气,填满了身边的氧气,连呼吸都仿佛充斥着阳光的气息。

灵雀停驻在半藏的掌心。棕栗色的眼珠直直的盯着半藏,半藏,半藏……他在心中念着他的名字,就像他在梦里曾无数次那样。半藏,我早就认识你了呀。

半藏也同样看着手中的生命,脑海中遗忘多时的记忆从深海中慢慢浮现。源氏,这名字,怎么听都有些熟悉。他轻抚着鸟儿的羽毛,一人一鸟之间是一时的沉静。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他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连他的眉梢,都觉得在哪里见过。

 

狼人经常做梦,却不如灵雀细密的心境,梦醒时分,梦中的一切灰飞烟灭。他曾询问过历经沧桑的白头鹰,她只是笑笑,说总有一天,你会想起你的梦境的。

如今,他想起他的梦境了。

 

08

灵雀观察到少年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转而变成了人形,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草地上。

“那半藏现在,想起我来了吗?”刚见面的生疏感随之褪去,少年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梦境里的相遇,两人心照不宣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嗯哼,小灵雀。”半藏笑着看着同样笑着的源氏,美好纯粹得如若存在于童话。不对,他又立马摇摇头暗笑自己的愚蠢,明明自己才是活在童话里的人啊。

 

源氏看着半藏的侧脸,无人的夜晚是那样静谧,明星下,细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像是在收集那点点的星光,然后全部纳入如夜般漆黑的双眸。

枝头的鸟儿清脆的鸣叫着,他如同受了蛊惑,魔女的药水洒在了他的心头,播下了无法逆转的种子。他抑制不住的想要抓住半藏的手。

“你在躲闪什么,半藏?”源氏的声音突然低了几度,沙哑的嗓音超出了他的年龄,他的眼眸也随之暗了下来。

“源……源氏?你还好吗?”白狼有些紧张,源氏的声音忽然喑哑了,以一种危险的力度逼近着,他不禁退了两步。

灵雀并没有说话,只是猛的握住了白狼的手腕,力道不重却令他无法逃脱。

“源氏?你要干什么!”半藏的腕部肌肉抽搐了一下,他几乎都能看见源氏身边涌动着的强大力量。

“我不知道……半藏,我需要你。”源氏突然松开了对半藏的桎梏,跌跌撞撞的扑在了白狼的怀里,用力的呼吸着,似乎是要永远的留住他的气息。

“源氏,喏,我在这里,源。”半藏叹了口气,像哥哥一样抬手回抱住了源氏,任由他埋在自己的肩头,将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侧颈。

 

我喜欢你。

源氏将下半句话掩埋在了半藏的肩头,殊不知,灵雀自以为无事的话语传到了听力绝顶的白狼耳里,而白狼的耳朵尖儿也不知为何染上了一抹红晕。

 

09

源氏辗转反侧,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自己是怎么了?

白狼的房间布设简洁却不失气势,家具整整齐齐的陈列在房间内,由于鲜少有人来做客,半藏只有一间卧室。左边的床上睡着白狼,右边的床上睡着灵雀。 

源氏侧躺着,出神的看着半藏同样侧着的背影,沁凉的晚风拂过,掠过他光滑的背脊。源氏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他盯着白狼露在外面的长尾,他想象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攀上自己的脖颈,那柔软嘴唇微凉的触感,怀上那精瘦腰肢引来的一阵阵战栗。

他是否和自己一样清醒着,是否也在想着自己?

 

半藏面朝着墙壁,黑暗中,白狼视力极佳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墙,尾巴垂下做假寐状,心中却是波涛汹涌。极好的第六感告诉白狼,身后的灵雀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那分外的火光似乎能将自己从背后烧穿,窥视自己的内心。

自己是怎么了?

对于青年多分炽热而明目张胆的情感,自己非但不觉得别扭,竟还有一丝隐隐的期待。从初遇到现在,他时常看到灵雀在他看向他时闪烁的棕栗色瞳仁,或是他猛然转身捕捉到那转瞬即逝的、平静颜色下的火热,亦是灵雀怪兽般贴在自己身上的过分粘人……他回味着灵雀埋在自己肩头的话语。

想到着,他那犬科动物的尾巴轻轻抽动了一下,微微暴露了自己的小小心思。

 

“半藏,你还没睡,对不对?”源氏在黑暗中轻轻开口,床在他的动作下吱呀作响,他也不管白狼是否在倾听,自顾自的说道,“我……我喜欢你。”

一阵无声的沉默。

“我知道。”白狼转过身,回望住灵雀,“我一直都知道。”

这下换做是灵雀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

“永远不要低估一匹白狼的听力,灵雀。”半藏得意地笑得露出了他的犬齿,“你真是一点都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

“那是因为在半藏面前,我并无意掩饰。” 多了几片尾羽和一对小小翅膀的源氏起身,挥动着翅膀来到了半藏的床前。他伸手缕着白狼的尾巴,满意的看到半藏敏感的抖了抖身子。

“那么白狼先生,你的回答是——?”灵雀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抬手撑住墙壁,将白狼整个圈在手臂里,危险的气息直逼白狼的嘴吻。

“我……”刚张口,灵雀狡黠地俯身咬住了白狼的犬齿,轻微的舐舔着,舌尖扫过犬齿的尖端,微痛的感觉刺激着舌苔,他感觉到白狼正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犬齿收回去,却因灵雀的舔弄而无法自持。

白狼张着嘴不敢动,生怕伤到了得意地灵雀。他破罐破摔的闭上眼睛,狠狠地向灵雀的嘴磕去。牙齿的碰撞使两人都愣了一下,灵雀趁虚而入,小舌灵巧的进入白狼的口腔,鸟类的耳骨使他清晰地听到白狼喉咙里难耐的低吼。少年的吻技算不上好,但那份赤裸裸的火热感情却表露无遗,如若摊在白狼的面前,滚烫得逼得他不得不直视,那种灵雀一样的自由与不羁时时吸引着他,进而全盘接受。

放开面色潮红的白狼,灵雀笑得像个得志的大猫。

“所以说,白狼先生是同意我的告白喽?”

 

10

村庄里的人们发现岛田家领养的男孩不见了,据说是去了童话中的那片森林,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有人去寻找那个男孩,但是杳无音讯,甚至连传说中的森林都不曾找到。“这孩子啊,当初是在树林边把他领养回来的,从小就神神秘秘的,不喜欢家族的事业。”岛田家族的家主叹了一口气,喃喃回忆道。随之消失的,是糖果店的老板娘。糖果店被重新租了出去,租给了一个木匠工。

几周后的一天,木匠工收到一封没有地址的信。信中是这么写的:

 

你好,这位继承了糖果店的不知名人士。

我是源氏,岛田家族领养的男孩。我现在拥有了新的生活,遇见了生命中的那个人,告诉村里人们不用担心,也不用再找我了。同样的,安娜婆婆也在这里,也不用为他担心。嘿,低头看看,玻璃柜最下层左边第二个隔间里有一些小鸟糖果和大白狼棉花糖,是安娜婆婆留下的,记得吃哦,那可以祝福你美好的一天。

曾经调皮的小雀鸟误打误撞冲出了森林,现在他要迷途知返,回归它的天地。每个人的灵魂都有一个归属,经历千辛万苦,他终将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你能感受到吗?那儿有一种归属感,一种令你感到安全、感到自由的感觉,让你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肌理之下的血液在真实的流动。这样的地方,就叫做归属。

从此陌路,惟愿君安。

源氏

 


 

 

END


评论

热度(24)